我一直认为喜剧和诗歌是任何一种语言的终极产品。二者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求创作者对其语言有着极高的熟悉度,并在使用中有着超人的技巧,能够做到旁征博引,左右逢源,驾轻就熟,童叟无欺。而二者的区别大概就在受众的主体和欣赏方式吧。笼统的说就是诗歌属于阳春白雪,而喜剧属于下里巴人。

昨天好友安妮在她的博客里开始写勃朗宁夫人的诗,我在欣赏玩味之余想鲜花总要有绿叶配吧,于是就恬不知耻的自己也试着凑一些我平时看的比较多的东西,拿出来算是给大家解解闷儿。

我所选的大部分都是英国的喜剧作品。一是因为我自己身在英国,所以对这边的电视节目比较熟悉;另外我也觉得美国出来的能真正逗人笑的东西确实不多。当然为了平衡的缘故,我也会偶尔夹一点美国喜剧进去,以防有口味不同的人出来病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